丹陽畫家在上海:將“融”藝術推向全世界

核心提示: 蔡兵,我市皇塘鎮人,定居上海,曾就讀于中國美術學院。

本報記者 魏郡玉

圖為蔡兵作品《銀燕展翅》(現代中國畫)

 

【人物名片】

蔡兵,我市皇塘鎮人,定居上海,曾就讀于中國美術學院。中國文學藝術家聯合協會副主席、國家高級美術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版畫家協會會員、上海華夏書畫院院長,《中國美術詞典》編委。

1990年,蔡兵獲得我國美術界第一個發明專利《玻璃彩印版畫》。1999年被中國版畫家協會授予“優秀版畫家”稱號,并獲得魯迅版畫獎。2005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特殊貢獻獎”。蔡兵獨特風格的現代中國畫,被海外贊譽為“蔡兵現象的啟示”,出版了《蔡兵中國畫作品集》《中國文化大使五人集》《中國畫壇領軍人物六人集》《建國六十年60家》《全球華人藝術巨匠》《大師之路朱德群、蔡兵》等畫集。

一頭銀發、精神矍鑠、臉上始終掛著溫和的微笑,這是記者第一眼看到畫家蔡兵的印象,在他的作品前,他用云淡風輕的語氣,談起了那些曲折卻又輝煌的過往……

本月17日,記者去到了上海市蔡兵美術館,對館主蔡兵,這位生于丹陽、學于上海、盛譽全球的畫家進行了專訪。

70年,他用作品向祖國“表白”

走進上海市蔡兵美術館,看著琳瑯滿目的畫作,仿佛走進一條“時間長廊”,眾多無言的畫作“訴說”著每個時代的動人故事。

蔡兵是我市皇塘鎮人,1949年,當時年僅6歲的蔡兵隨著新中國成立而邁出了他藝術生涯的第一步,至今已有70年,他深入生活用其獨特的視角創作了許許多多作品,從中反映了祖國的發展變遷,記錄了在全中國人民及海內外同胞的共同努力下,新中國取得的舉世矚目的成就。

“生在這個時代,就要有這個時代感,我來到上海以后,上海的重大工程我全部到過,從東方明珠塔的建造到浦東大開發,我都畫過,時代的東西和藝術要同步,時代在發展,藝術也要有所發展,甚至要超前,這樣藝術就有了價值,正所謂‘藝術源于生活更要高于生活’。”蔡兵是一個胸懷激情,內蘊“文化精神”的開拓性畫家,在他的作品中充滿著時代節奏感,他用畫筆傾訴和創作出具有時代張力且與眾不同的具有視覺沖擊力的現代中國畫。

當我們在端詳《上海之夜》這幅作品時,仿佛置身于90年代的夜上海,繁華絢爛且整齊有序,沉淀了上海的無窮魅力;《流光溢彩》,看那一幢幢被燈光點綴得如仙境般的高樓大廈,那幾道堪與彩虹媲美的,由弧線與直線構成的高架道路,讓人嘖嘖贊嘆;《上海解放前夕》《奔向2000年》《銀燕展翅》……一幅幅精美的作品展現了社會發展歷史的波瀾壯闊。因為對祖國的熱愛,更因為日復一日磨煉出的高超的創作技巧,每一個小物件都在蔡兵的筆下散發著無與倫比的魅力,我們感受到社會發展的生機勃勃,更感受到畫家滿滿的深情。

半生已過,“少年感”依舊

“小時候,偶然喜歡上了畫畫,沒想到我會在那之后的日子里一直熱愛并把畫畫作為自己的職業。”從六歲開始學習繪畫,到專業從事繪畫藝術,蔡兵一直都沒停止過對繪畫的熱愛。

蔡兵告訴記者,小時候紙張缺少,為了能有更多的機會去畫,他將畫好的畫賣給喜歡的人,報酬不是錢,而是紙張。13歲去到上海,他接觸到了正規的美術教學,完成了從業余到正規的轉變。“不久后,我就到了部隊,六年從軍生涯,不僅進一步學習了繪畫技術,也看到了更多不一樣的生活視角。”復員后到工廠、出版社、報社、上海美術館、浙江美術學院(今中國美術學院)進修、日本名古屋藝術大學研究員、上海市美術創作辦公室、上海市文聯,直到在上海市美術家協會工作了37年退休,這一路,蔡兵從來沒有和自己喜愛的美術事業分開過。

如今蔡兵已經76歲了,但從他的畫中卻絲毫讀不到年齡的痕跡,畫風成熟的同時,氣韻卻依舊年輕而富有活力,更令人驚異地一直保持著活躍的創作力,作品散發著年輕的氣息。從中國到歐洲,無論都市、還是田園,蔡兵用卓越的表現力,以中國畫的形式呈現各種主題,豪放與溫婉并秀,厚重與清新共存,古樸與現代和諧,構圖新穎,墨彩酣暢淋漓,對現代都市的贊美與熱愛,對自然山水的憧憬和吟唱,帶著“少年感”和對生活的好奇,從他的筆下汩汩流出。

獨創“融派”,不斷攀登藝術高峰

上世紀50年代,蔡兵熱衷于版畫創作,首創具有獨特風格形式的玻璃彩印版畫,獲得中國專利局公布的我國藝術界第一個發明專利,揭開了我國版畫史上新的一頁。

上世紀70年代,蔡兵開始創作具有獨特個性的現代中國畫,被海外雜志評論為“蔡兵現象的啟示”,受到國際藝術界重視和關注,作品被海外藝術館、博物館、收藏家等廣為收藏。他還大膽地涉獵油畫、瓷盤畫、裝飾品、茶壺等創作領域,廣泛吸收營養,各種門類的繪畫在蔡兵的手中相通互補、融匯新生。

在藝術生涯的各個時期,蔡兵始終堅持將自己的創作融于人民日常生活的絲絲脈絡當中,融于國家變革和經濟社會發展的滾滾潮流當中,用題材多樣化、思維現代化、技法個性化表達不同的時代風貌,就這樣,在蔡兵的藝術創作過程中,“融”藝術應運而生,也創作出了一件件富有思想穿透力、審美洞察力、藝術感染力和時代創造力的優秀作品。

可以說,“融派”是對蔡兵藝術成就的最貼切的詮釋。所謂“融派”,即融會貫通各種藝術流派,融傳統的情、思、理、悟于一體,吸收了西方蒙太奇式的技法,借鑒裝飾藝術,向傳統中國畫注入現代的簇新的生命力,產生獨特鮮明的風格。“從版畫到現代畫創作再到油畫、書法、刻茶壺、磁盤,我接觸過了各種各樣的藝術門類,也深知各個藝術的長處和短板,在創作中,我會把書法的長處借鑒到繪畫當中,把油畫的色彩融到國畫上面,把國畫的韻味用到油畫上面,這樣相互滲透,使得繪畫作品更有沖擊力。”蔡兵說道。

即使各種榮譽加身,蔡兵依舊不滿足、不停留,保持昂揚的進取心,緊緊追逐藝術女神的腳步,不斷攀登新的藝術高峰,將“融”的藝術推向日臻圓滿之境。

“雖然我快80歲了,但藝術創作不能停止,到現在,我每天必須拿起畫筆來進行繪畫,希望在有限的時間里留下更多的作品給這個社會。”如今,年近八旬高齡的蔡兵眼睛依然炯炯有神,他身上那股熱情和干勁,亦如七十年前孩提時代一樣。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