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時代不該讓任何一位老人“掉隊”

核心提示: 最近,一段“來自安徽亳州的大爺無健康碼徒步千里走到浙江打工”的視頻,戳中了無數網友的淚點。

陳廣江

最近,一段“來自安徽亳州的大爺無健康碼徒步千里走到浙江打工”的視頻,戳中了無數網友的淚點。

一位無兒無女的孤寡老人,因沒有手機無法出示健康碼,多次乘車被拒,無奈之下從安徽亳州徒步走到浙江,當晚尋親未果露宿公園……人們難以想象,在2020年代竟會發生這種令人唏噓的故事??缡⊥讲桨雮€月,老人是怎么一步步捱過來的?

為熱心的貨車司機劉師傅點贊,更為徒步千里的老人心酸,這是網友們的共同心聲。更令人心酸的是,生活給予老人百般艱難,老人仍笑著面對。視頻中,葛大爺善良、卑微的笑容,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劉師傅本想給老人安排住處,卻被老人拒絕:“不想再添麻煩了。”

老人受這遭罪,怪誰呢?很多人把矛頭指向了健康碼,但事實上,技術本身沒有錯,健康碼在疫情防控中所發揮的巨大作用不容抹殺。一些人“惟碼是從”、拒絕老人乘車,錯了嗎?也不盡然,當前疫情防控尚未結束,在老人連紙質版健康碼都無法出具的情況下,一些人出于萬無一失的安全考慮拒絕老人乘車,也無可厚非。

現實中,如果老人沒有智能手機無法申領健康碼,可由他人代辦紙質版健康碼,即使沒有子女,社區工作人員、村干部、志愿者等也可代辦。葛大爺外出打工卻沒辦紙質版健康碼,是不知辦理途徑,還是基層工作人員服務不到位?也不排除另一種情況,即葛大爺不想“麻煩”別人,既沒多問,也沒多想,就背著行李出發了。

在信息時代,一位善良、樂觀、隱忍的孤寡老人,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掉隊”了,甚至都找不到責任人。信息時代請等等“掉隊”的老人,別讓老人被智能手機“屏蔽”而變成“數字棄民”,這絕非聳人聽聞或杞人憂天的“雞湯文”,葛大爺無健康碼徒步千里的遭遇就是一個生動縮影。

信息技術深刻地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生產和思維方式。從出門買菜到網上購物,從遠程辦公到外出旅行,“一機在手,天下我有”,人們盡享信息技術帶來的空前便利。但信息技術并非完美無缺,其弊端不容忽視,比如疫情期間被全方位、深層次采集的個人信息是否足夠安全,數字鴻溝下的老人衣食住行等基本生活需求如何保障,都是比較現實、迫切的問題。

以申領健康碼為例,在疫情防控期間,針對很多孤寡獨居老人沒有智能手機而面臨“寸步難行”的問題,不少地方的基層工作人員、志愿者主動登門,將打印好的紙質版健康碼送到老人手中。如果葛大爺老家的工作人員能提供這種周到服務,老人就不會有徒步千里露宿公園的遭遇了。

在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讓老人們跟上時代步伐、共享科技紅利、生活得有尊嚴,是全社會義不容辭的責任。

 

責任編輯:王淵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