珥村留掌故古鎮憶芳華

核心提示: 近日,一本全面展現我市珥陵鎮歷史文化的通俗讀本《珥陵掌故》由江蘇大學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引起社會關注。

珥村留掌故 古鎮憶芳華

丹陽古鎮文史新書《珥陵掌故》出版發行

 

本報訊(記者 麗萍)近日,一本全面展現我市珥陵鎮歷史文化的通俗讀本《珥陵掌故》由江蘇大學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引起社會關注。

珥陵鎮是丹陽四大古鎮之一,悠久的歷史文化流光溢彩。從宋朝開始這里就有集市興起,古往今來,珥陵一直是丹陽南鄉的商貿、交通中心。溝通大運河與荊溪的丹金溧漕河,其丹陽段歷來被稱作“珥瀆河”。而說起這塊地域的文明史則更是悠久輝煌,早在3000多年前,就有吳國先民生活在這里,境內葛城遺址是我國目前發現時間最早的古吳國城址,被譽為“吳國第一城”,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為丹陽是吳文化發源地提供了重要佐證。明清時期,珥村集鎮商貿繁盛,商號林立。晚清時丹陽縣主簿署也從縣城遷移至珥陵鎮上,珥陵成了當時丹陽的政治、經濟、文化副中心。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第一個大型水利灌溉工程——珥陵電灌區曾一度聚焦了全世界的目光……此外,珥陵人文之盛也堪稱群英薈萃。以陳東、沈固為代表的地方名人,為珥陵、為丹陽夯實了厚重的文化根基、綿延了地方文脈。

為了傳承弘揚優秀的地方文化,我市一些文史愛好者在丹陽市檔案館和珥陵鎮政府的支持下,依托方志文獻、借助原始檔案,開展調查研究,于2017年正式開始啟動《珥陵掌故》編撰工作。全書分地名溯源、人物履痕、姓氏百家、歷史鉤沉、鄉風民俗、藝文薈萃、檔案擷珍七大章節,共35萬字,凝結了一代代珥陵人的生命記憶,堪稱是古鎮歷史文化的“活化石”。該書再現了珥陵歷史上諸多的光采亮點,如丹陽現存最古老的石拱橋、丹陽目前發現最早的報紙、丹陽最早的官辦鄉鎮衛生服務機構等等。全書融知識性、趣味性、資料性于一爐,史料翔實、內涵豐富、可讀性強,既為人們研究珥陵、了解珥陵、感知珥陵增添了一份生動素材;為廣大文史研究者、文化工作者等提供了有益參考;也為珥陵中小學校開展鄉土教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歷史教材。

今年36歲的《珥陵掌故》主編撰陳輝,現任市文體旅局文化藝術科(非遺科)科長。別看他年紀較輕,他加入我市歷史文化研究會卻已有十來個年頭了。“我從小就喜愛歷史文化,尤其丹陽本地的風土人情、塵煙往事,工作之余的最大興趣就是本地文史研究。”陳輝說,《珥陵掌故》是他用鄉愁凝結起來的一份古鎮檔案,也是他正式出版的第一本情懷讀本。為完成此書,他從采訪老街居民,到詢問外遷前輩;從實地走訪考察,到埋首古籍書海。有些小細節,往往需要耗費幾個月乃至一兩年的考證確認,只為還原最真實的歷史面貌。如:眭倬、眭云章這兩個名字,他詢問了多位90歲以上的老人,都不知情,包括眭子美的孫女眭君宜,她只知道有個堂叔叫鴻杰在臺灣。之后,陳輝去往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查到眭倬是國民黨黨史史料編纂委員會總務科錄事,曾參與籌備成立國民黨中央黨史史料陳列館,出版有《國民說部國民歷史集——秦漢演義》等書籍,方確定眭倬是搞歷史研究的。查閱《眭氏宗譜》后他又發現,眭倬就是人們口中去了臺灣的眭鴻杰。而曾任臺灣丹陽同鄉會理事長的眭云章,專門研究國民黨黨史,著有《中華民國開國記》,陳輝就基本認定這兩個名字可能是同一個人。再對照眭云章自己寫的文章和《眭氏宗譜》,發現眭云章跟眭倬同年,同是楊鴻范的內侄,才完全確定眭云章就是眭倬。此后,陳輝又無意中看到拍賣行里郎靜山收藏的一幅眭云章的畫,落款是兩方清晰的印章:云章、眭倬,最終印證了他兩年來的研究判斷。陳輝告訴記者,這個僅僅是研究過程中的一個典型例子,書中還有很多史料、細節等都是初次公開,或者鮮為人知,但全都能找到出處,絕對不存在任何杜撰或牽強附會成分,確保還原歷史的真實性。

《珥陵掌故》問世后,陳輝第一時間向丹陽市檔案館、珥陵鎮政府、市圖書館等單位進行了免費捐贈。同時還向珥陵鎮在外的當代鄉賢、名人后裔等贈書,勾起了珥陵在外游子的濃濃鄉愁。北京大學科學與工程計算系系主任、博士生導師湯華中教授,是珥陵鎮大西莊村走出來的優秀當代鄉賢代表,這位土生土長的農家子弟是南宋工部侍郎兼建康府知府湯東野的嫡傳后人,1986年從珥陵高中畢業后一直漂泊在外。陳輝告訴記者,湯華中在收到快遞打開書本的第一時間就來電感謝,直言這本書讓他非常激動,因為里面不僅有研究他們湯氏的文章,還有許多他原先不知道的關于珥陵鎮的歷史文化信息,值得他仔細品讀。湯華中表示,一定會好好閱讀珍藏這本書,他和孩子會銘記:無論身在哪里,無論身居何位,他們的家鄉是珥陵!

現年60歲的眭元康先生定居揚州,其曾祖父是民國伊始丹陽縣首任議會議長眭國襄。多年來,眭元康兄弟姊妹幾次結伴來丹,在珥陵集鎮、武巷村尋根問祖。從知曉《珥陵掌故》著手編著后,眭元康就一直關注著這本書的進展,盼了多年。“書出版后,我特意跑了一趟揚州,送了20本書給他。沒想到之后他又打電話來索要40本,說愿意花錢買,因為他要送給所有眭國襄的后人。”陳輝說。

陳輝還特別強調,《珥陵掌故》不是他一個人的功勞。丹陽市檔案館為編撰該書提供了許多珍貴史料,楊再年、項強等一幫師長文友也多次鼎力相助??梢哉f,該書本身就是一份古鎮檔案。

 

責任編輯:王琳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