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小哥”評職稱可別霧里看花

核心提示: 最近兩天,浙江杭州快遞小哥李慶恒突然走紅網絡。在從事快遞行業5年后,今年他被評為杭州市D類高層次人才。根據杭州市此前公布的人才引進措施,該級別人才將享有100萬元購房補貼。這對于90后的李慶恒來說,無疑是巨大的肯定和鼓勵,同時也讓他在杭州安家的夢想變得觸手可及。

最近兩天,浙江杭州快遞小哥李慶恒突然走紅網絡。在從事快遞行業5年后,今年他被評為杭州市D類高層次人才。根據杭州市此前公布的人才引進措施,該級別人才將享有100萬元購房補貼。這對于90后的李慶恒來說,無疑是巨大的肯定和鼓勵,同時也讓他在杭州安家的夢想變得觸手可及。

“快遞小哥”評職稱,早已算不上新鮮事。2018年,全國共有7個省作為試點開展了此項工作。2019年10月23日,北京市發布《促進快遞行業規范發展加強從業人員權益保障的通知》,聲稱已有22名“快遞小哥”獲得該專業的技術職稱。今年5月下旬,36名武漢快遞從業人員獲得快遞工程專業助理工程師資格的消息,又一次引發社會熱議。

給快遞從業人員評職稱,不僅體現了社會對快遞行業專業技術人員的認可,有利于強化從業人員的身份認同,而且有利于建立科學化、專業化、規范化的職稱制度,最大限度激發快遞行業各類人才的創造潛能,可謂益處多多。

應該搞清的是,“快遞小哥”評職稱在全國范圍內究竟是主流還是次流,是普遍現象還是特殊個案?江蘇2018年超500人申報,301人獲評,296人為初級,僅5人為中級,副高正高級職稱無人獲評。評上的并非一線攬收人員,而是行業的專業技術人才,還沒有“快遞小哥”評上職稱。有小哥直言:“評職稱還要寫論文吧,還不如多送幾件快遞呢!”此次評上杭州市高層次人才的李慶恒自己也說:“最直接的原因是去年8月參加的浙江省第三屆快遞職業技能競賽暨第二屆全國郵政行業職業技能競賽浙江省初賽,并且獲得了快遞員項目的第一名。”

作為現實生活中的“快遞小哥”,有職業的光榮感當然好,但他們更希望的是,要有完善有效的權益保障,也要有與其勞動相配套的薪資收入和福利待遇等,人們想在路上看到有職稱的“快遞小哥”為時尚早。因為一些地方出臺“快遞小哥”評職稱僅僅是面上的一個大政策,且只是一種“試水”,并沒有大規模普及。即使已經“試水”的似乎也有所顧慮,對學歷和論文等還有較為嚴苛的要求。

如何防止“快遞小哥”評職稱步入霧里看花的境地?一為正在“試水”的省市相關部門應結合實際,盡快拿出一個更為詳細、更為系統的配套實施方案。也許這樣的方案早都有了,那也應在實踐中進一步完善。二為進一步破除觀念方面的桎梏,優化對快遞人員職稱評定制度在學歷、論文等“關鍵點”上的設置,使其更貼近快遞行業特征。應該說,后者的重要性并不遜于前者。

責任編輯:姜耶妮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