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頂替上學”入刑,保障國人“前途安全”

核心提示: 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正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審議。針對近日引發社會關注的山東“冒名頂替上學”問題,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在分組審議中普遍建議在刑法修改中寫入相應罪名,并加大量刑標準,以立法保障公民“前途的安全”。

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正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審議。針對近日引發社會關注的山東“冒名頂替上學”問題,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在分組審議中普遍建議在刑法修改中寫入相應罪名,并加大量刑標準,以立法保障公民“前途的安全”。

眾所周知,在我國高考最為重要的意義之一,在于它是一道命運之門,是實現社會階層流動的最主要通道,很多時候它不僅蘊含著個人的夢想,而且更可能也包含著家庭、家族的夢想,被譽為我們社會目前最公平的競爭方式。對農村等底層群體的孩子來說,確保高考之路暢通無阻、公平正義,幾乎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了。

可是,雖然我國的高考制度整體確保了大多數莘莘學子公平競爭、平等上大學、改變人生命運,可也還存在這樣那樣無可否認的一些小瑕疵和不足。比如“冒名頂替上大學”現象,其雖然只是我國整體公平高考肌體上的一個小毒瘤,但其危害卻是及其深遠和惡劣的,就如癌細胞一樣,亟待有效清除,否則對于高考公平的大廈后患無窮。

然而,讓人稍感遺憾的是,就近些年屢屢爆光的事實來看,“冒名頂替上學”事件似乎并非個案,就拿山東來說,僅2018年~2019年的山東高等學歷數據清查工作中,就查出了242名“冒名頂替上大學”的人,而且冒名頂替者獲得學歷時間為2002年至2009年。這就意味著,有242名頂替者,就有242名被頂替者,就有242名個人和家庭乃至家族夢想破滅,就有242個人生軌跡被改變。

需要追問的是,在國家三令五申高考公平,并不斷采取措施確保高考公平,并對各種破壞高考公平的人和事進行嚴厲打擊的情況下,為什么還是有這么多敢于頂替別人上大學,毀滅別人夢想成就自己的人呢?

這其中原因固然眾多,但根本的一條,恐怕還在于頂替者因此付出的代價太低甚至沒有。退一步說即使有一點,也僅限于注銷學籍、失去工作、經濟補償等,而這原本就不屬于他們,可謂是違規成本聊勝于無。而之所以如此,關鍵就在于目前我們的法律法規,對其缺乏必要的明確規范,很多時候明明知道具體事件和人員的可恨,但就是在處理的時候缺乏依據。

比如按照刑罰的相關規定,對于幫助頂替上大學造假的人員規定有明確的相關罪名,如涉及到教育主管部門、學校經辦人員或者當地戶籍管理人員,參與造假鏈條的,會有偽造公文罪或者別的罪行,然而對于直接受益最大的頂替者,卻沒有直接的罪名規制,反而不構成犯罪。這無疑等于變相刺激和鼓勵了一些頂替者冒名頂替上大學。

正如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徐顯明所言,以假冒手段侵害公民受教育權的事例之所以泛濫,與司法對公民受教育權保護不力有關,而司法的不作為,又與立法上的根據不足有關。因之,建議將“冒名頂替上學”入罪,保障國人“前途安全”,加大這一違規犯罪的代價,不但是頂替者的應付代價,也是對被頂替者的最好寬慰,更是維護和加固我國高考制度的公平,讓社會放心,非常及時非常必要,值得期待與肯定。

當然,就確保“冒名頂替上學”事件更公平解決,有效維護被頂替者權益,彌補他們因此遭受的損失,將“冒名頂替上學”入罪,固然很重要,但其直接上畢竟只是加大施害者一方代價,但對已經被頂替的受害者,并不能得到直接的損失彌補,還需要有關方面對此進一步研究,比如建立“冒名頂替上學”受害者常態補償機制,讓在這類事件中有過錯的人和機構共同承擔或分擔對受害者經濟損失進行賠償等辦法,讓此類事情更完美解決。

責任編輯:姜耶妮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