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該為預付卡里的余額“買單”?

核心提示: 7月7日晚,三十多位消費者再次來到位于東門外大街的頂尚護膚造型旗艦店(原“時光有約”美容美發SPA中心角店)討要說法。

美容美發店轉手、搬遷,消費者充值的預付卡無法使用,糾紛隨之而來

誰該為預付卡里的余額“買單”?

本報記者 馬駿

圖為消費者在頂尚護膚造型旗艦店(原“時光有約”美容美發SPA中心角店)內維權。

7月7日晚,三十多位消費者再次來到位于東門外大街的頂尚護膚造型旗艦店(原“時光有約”美容美發SPA中心角店)討要說法。沈峰(化名)是其中一位維權的消費者,此前他已經來過六七回了,但每次都失望而歸,這一次也不例外。“現在別說是退還預付卡里的錢了,就是我們想繼續使用預付卡在這兒消費,美容美發店方面也不答應。”沈峰說。

市民反映:美容美發店搬遷后,預付卡無法使用了

沈峰告訴記者,這些維權的消費者均在原先位于中山路的“米蘭時光”美容美發店內辦理了預付卡,人數近百。去年年底,“米蘭時光”歇業了。“店員告訴我們這些消費者,當時是由于店內裝修所以閉店。到了今年2月份,又說是受疫情影響才遲遲沒開門。”沈峰說,在疫情形勢好轉后,他們才發現,“米蘭時光”倒閉了,負責人也不見了蹤影。隨后,新的老板接手了“米蘭時光”,并將該店搬到了東門外大街,改名為“時光有約”,不久前又改名為“頂尚護膚造型旗艦店”。

搬遷后,之前在“米蘭時光”辦了預付卡的消費者手中的卡不能用了。“新店主告訴我們,之前辦的卡是在那個已經不見蹤影的原店主那里辦的,現在不能用了。”沈峰說,“在我們這些維權的消費者中,卡里余額少的大概還有幾百元,多的則有幾千甚至上萬元??ú荒苡镁鸵馕吨ɡ锏腻X打水漂了,這誰能接受呢?”

沈峰說,“時光有約”(現“頂尚”)雖然是新開張的店,但對于在“米蘭時光”辦理了預付卡的消費者來說,這不過是老店“改名換姓”而已,店還是那個店。沈峰表示,他這么說是有依據的,“實際上,在‘米蘭時光’最后營業的那段時間,‘米蘭時光’的老板就變成了兩個人,一個是原來的店主,一個則是‘時光有約’的店主,之所以變成這樣是由于兩人之間私下的債務關系。”沈峰告訴記者,“‘時光有約’開張后,我們去看過,店內的部分員工還是以前中山路‘米蘭時光’店里的。”除此之外,“時光有約”的一系列做法讓一些消費者感覺到區別對待。“有的消費者能繼續使用原來的卡;有的消費者繼續充值后才能使用原來的卡;有的消費者手里的卡就算是作廢了。如果說這兩家店之間沒有任何關聯,店主何必要這樣做呢?”沈峰告訴記者,一些消費者從“時光有約”的員工那里得知,“米蘭時光”的負責人是“時光有約”的股東之一。這讓想要維權的消費者們進一步認定,“米蘭時光”的倒閉與負責人的“消失”是針對辦卡消費者精心設計的一場“騙局”。

“時光有約”(現“頂尚”)負責人:協商是為留住客源

昨天上午,記者從我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消??铺峁┑南嚓P材料上了解到,有關“米蘭時光”預付卡消費投訴多達數十起,而矛頭均指向了“時光有約”。在相關的處理結果中,記者看到,確如沈峰所言,在投訴的消費者中,有的可以繼續使用原卡進行消費;有的在重新充值后,原有余額與新充值金額可在該店繼續消費;有的則調解無果。

在其中一次投訴的處理結果中,記者看到“時光有約”的負責人就這一問題做出了較為清楚的回應。該負責人稱,其接手了“米蘭時光”店主的店,但并未接手其債權債務。其中存在的關系是,“米蘭時光”的店主欠了該負責人以及“米蘭時光”部分員工的工資共計約80余萬元。“時光有約”愿意就消費者投訴的問題進行協商解決,主要是為了留住優質客源。從該負責人的回應中不難看出,對在“米蘭時光”充值預付卡的消費者,“時光有約”采用不同方式解決處理,其出發點在于美容美發店本身的運營,而非為“米蘭時光”的預付卡消費糾紛“善后”。

相關部門: 目前該事件仍在協調處理中

市商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米蘭時光”美容美發店在未通知辦卡消費者的情況下突然關門停業,其行為涉嫌嚴重失信欺詐。消費者想要追討預付卡內的余額,可通過司法途徑,向法院提起訴訟。記者了解到,目前,部分消費者已就此事向法院提出起訴申請。

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該局云陽分局正在調查并協調處理此事,就現在情況來看,無證據證明“時光有約”與“米蘭時光”兩家店的負責人存在債權債務關系。

目前,此事仍在協調處理當中。對于這一事件,本報將繼續予以關注。

責任編輯:王琳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