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家庭農場主的“增收賬本”

核心提示: 3日臨近中午時分,還在田間勞作的陵口鎮鎖良家庭農場主秦鎖良得知記者前來采訪,便在電話中讓我們先到他家門口等候。

今年夏糧普遍增產,我市糧農收益幾何?且看

一位家庭農場主的“增收賬本”

本報記者 蔣須俊 實習記者 周潔 通訊員 王小莉

“我在田間補秧呢,不過馬上就要回家了!”3日臨近中午時分,還在田間勞作的陵口鎮鎖良家庭農場主秦鎖良得知記者前來采訪,便在電話中讓我們先到他家門口等候。

鎖良家庭農場位于肖梁河畔的陵口鎮肇巷村,經營著360畝土地專門種糧,是今年陵口鎮農經部門推薦申報的省級示范家庭農場。不一會兒,秦鎖良便從田里趕了回來。他領著我們走進他家附近的一棟機庫內,只見2臺高速插秧機、4臺大小型拖拉機、2臺農用卡車等機具以及一些化肥等農資擺放在里面。

“今年麥子收成如何,目前有沒有賣完呢?”看到地上堆放著的部分麥子,記者問道。

“我的麥子早就賣結束了,這是自己用于留種試驗的小麥種子。雖然沒有賣上托市價格,但今年夏糧這塊的收入比去年要高。”秦鎖良說,今年我省小麥托市價格啟動遲,待本市收購庫點啟動時,他家的麥子早就銷售結束了。“今年的小麥產量很高,我種植的360畝‘鎮麥12號’平均畝產達到900多斤,市場銷售價格是每斤1.08元,我算了下,扣除各項成本,每畝凈利潤有200多元!”

說起從事糧食適度規模經營,59歲的秦鎖良坦言,自己種田滿打滿算不過10多年時間。“原來我在河南開封開了一家服裝店,后來因為服裝生意不好做,我思前想后決定轉行。但關掉服裝門店究竟做什么呢?當時心里也確實沒底。有一次回村,看到村民們分散耕種的承包地,對耕地、打田、整地等農機服務的需求很旺。于是,我就回鄉投資購買了上海50拖拉機、小型背負式收割機為農戶服務。”近幾年,隨著一家一戶分散經營向土地規?;洜I集中,不少村民不種地了,紛紛將土地流轉給種田大戶。于是,他就利用原有機械,把當地和周邊農戶流轉的土地也承包過來,并以自己的名字注冊成立了家庭農場。

夫妻勤耕耘,黃土變成金。雖然目前鎖良家庭農場的土地經營面積已擴大到360畝,但田間施肥、打藥、補秧等活計,大多是夫妻倆自己動手,一般季節性用工很少,在企業上班的女婿也常來幫忙。每天,秦鎖良都到田間地頭轉轉,并通過訂閱的《丹陽日報》等報刊學習科技種田新技術,哪塊地缺肥了,哪方地需要上水了,哪塊地的苗青需要控旺促壯……他都能因地制宜進行肥水調控,圍繞糧食綠色高質高效創建要求,有的放矢做好田間管理,確保每畝栽足基本苗數,因而他家水稻畝產量穩定在1400斤左右。

記者問他:“這幾年糧食價格下滑,很多種糧大戶感到盈利空間變小,甚至陷入保本經營,你現在一年種糧的收入有多少呢?”

秦鎖良呵呵一笑,一五一十地向我們算起了細賬,他說:“我們靠的是精耕細作,增產降本才能增收增效,刨去包括租金在內的各項開支,我的家庭農場一年的種糧純收入起碼有10多萬元吧,比起進廠上班和外出務工還是要強多了。”

說到家庭農場今后的發展,秦鎖良有著更大的夢想。“肇巷村地處陵口工業園區,寸土寸金,農業設施用地租金較貴,我現在的機庫規模應對農場發展還是顯得小了點,像農田肥料一年就要三四十噸,無奈庫房里沒地方擺,只能分批進購。我想尋找場地擴大庫房規模,能夠再添置兩臺烘干房,打通糧食烘干‘最后一公里’的瓶頸。”秦鎖良說,他訂購的無人植保機馬上就將啟用,有政府對糧食生產的政策支持,靠著適度規?;?、集約化經營,相信今后家庭農場的糧食全程機械化之路會越走越寬。

責任編輯:王琳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